您现在的位置是:鬼怪屋>长篇鬼故事>浏览文章长篇鬼故事

碎脸

鬼怪屋鬼古女2022年11月18日长篇鬼故事人已围观 【字体:

导读江京第二医学院里,长年流传着诸多关于这个解剖实验室的神秘玄异故事。故事往往发生在夜半,故事的主角,有变态的嗜尸怪人,有邪恶的厉鬼,有哀怨的孤魂;故事的受害者,无一不是无辜的医学生。每天十一点晚自习结束后,这里就成了学生们心目中的禁区……这是一部带有超现实主义的恐怖小说,书里描写了江京某医科大学女生宿舍的405房间每年都会有一名女生跳楼身亡。这一年,女大学生叶馨住进了405房间,之后在她的身边发生了许多诡异的事,在崩溃的边沿,她决心要弄清事实的真相,于是在一连串惊险的生死冒险后,她慢慢探清了在文革时期的发生的骇人听闻真相……

  江京第二医学院里,长年流传着诸多关于这个解剖实验室的神秘玄异故事。故事往往发生在夜半,故事的主角,有变态的嗜尸怪人,有邪恶的厉鬼,有哀怨的孤魂;故事的受害者,无一不是无辜的医学生。每天十一点晚自习结束后,这里就成了学生们心目中的禁区……

  这是一部带有超现实主义的恐怖小说,书里描写了江京某医科大学女生宿舍的405房间每年都会有一名女生跳楼身亡。这一年,女大学生叶馨住进了405房间,之后在她的身边发生了许多诡异的事,在崩溃的边沿,她决心要弄清事实的真相,于是在一连串惊险的生死冒险后,她慢慢探清了在文革时期的发生的骇人听闻真相……

  序曲一

  1977年春

  月光清凉,沾在蒋育虹瘦削的肩头,她竟有了些寒意,这可是春末不该有的感觉。她暗暗笑自己没用:在贵州当知青的日子里,百无聊赖,半夜三更独自在幽黑的山村里转悠是常事,如今身处宁静的大学校园,难道反而害怕起来?真的是因为此行的目的地么?

  月光清亮,罩在不远处的一栋双层小楼外。小楼是三十年代的欧式建筑,据说是这个医学院里最古老的房舍,如今是解剖实验室的所在地。楼北门是个石窟状的厚厚拱形门洞,门洞顶是凸出的二楼阳台。此时看来,门边的灰壁被月光照得惨白,而石窟门和阳台投下的阴影使门洞里黑暗无比,仿佛有惊悚的未知等待着蒋育虹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明天就是解剖课的期中考试,她才不会在午夜孤身到这个摆放着无数整尸和残肢断臂、充满了福尔马林味的小楼来。她是1976年最后一批入学的工农兵大学生,七年知青生涯中的煎熬和等待,总算有了梦圆之日。可是,蹉跎岁月过后,她已经二十六了,基础又差,怎么也难和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大学生比记性和灵气。偏生她又是个极好强的性子,学业上总要出类拔萃,所以今夜解剖实验室一行,决非临时抱佛脚,而是想锦上添花,将最后一点点含混之处澄清──解剖学的关键,就是要多研习实体标本,获得立体感和方位感,因此解剖实验室是最理想的复习去处。

  江京第二医学院里,长年流传着诸多关于这个解剖实验室的神秘玄异故事,足够编成一部《聊斋》。故事往往发生在夜半,故事的主角,有变态的嗜尸怪人,有邪恶的厉鬼,有哀怨的孤魂,而故事的受害者,又无一不是无辜的医学生。因此每天十一点半晚自习结束后,这里就成了学生们心目中的禁区。蒋育虹今晚和许多同学一起在这里上晚自习,熄灯预备铃响过后,众人就纷纷回宿舍。但蒋育虹回到宿舍后,辗转反侧,总觉还复习得不完美,便又转了回来。

  胡思乱想着,她已经走到了石窟门前。那些传说、鬼故事都是真的么?她的心跳微微加快。

  当然不是真的。她有着当知青的坎坷经历,自然不会和那些小朋友们一起轻言轻信那些所谓的恐怖故事。大概是因为医学生们功课太重,编出这些故事来自娱自乐。

  但自己怎么又打了个寒战?

  心跳怎么更快了?清晰可闻。

  为了使自己镇定下来,蒋育虹只好微合双目,默默背诵着自编的心脏结构和血流走向口诀:“上(心)房下(心)室,左二(尖瓣)右三(尖瓣),肺静(脉)左(心)房,左(心)室主动(脉),上下(腔静脉)右(心)房,右(心)室肺动(脉)……”

  她仿佛看见自己的血流在心脏的剧烈搏动下,汹涌澎湃,在心房心室间往复穿梭。饶是如此,她还是迈入了解剖楼高高的水泥门槛。

  这道高达一尺的门槛也是让历届医学生议论纷纷的话题。据说多年前,解剖室里的一个盛满了福尔马林的巨缸破裂,刺鼻的液体流了小半个校园。为了防止类似的环境污染发生,校方便在楼门口修了高门槛,实为防福尔马林的大坝。但也有别的说法,最流行的是民间所传,一尺高的门槛可以将鬼魂禁锢在屋里,更可以防止僵尸跳出门。

  门槛之后又是五级高高的台阶,台阶末是扇木门。蒋育虹握住了铜制的门把手,心想:“现在回头还不算晚。”

  难道就为了一时的胆怯放弃了一个大好的复习机会么?

  忽然,一阵悠扬的乐曲自门内隐隐传出,蒋育虹一怔,仔细倾听,仿佛是圆舞曲,似乎还有人语切切,再仔细听,还夹杂着玻璃器皿轻微碰撞的丁丁之声。

  原来是个宴会。

  在解剖实验室里开宴会?

  也许是一群快毕业的高年级学生,没有什么功课,在这里轻松一下。但一个多小时前,这里面分明还是一屋预备中考的孜孜学子,怎么一转眼,就是一片觥筹交错之声呢?“四人帮”已经倒台,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,社会风气放松了许多,但还是很少在校园里见到这么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事儿呢。

 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,推开了解剖实验室的大门。

  一个月后,医学系三班的辅导员陆秉城心事重重地走进了女生宿舍楼,沉在思考里,竟忘了出示工作证和签名的手续。好在天天见面,门房老太已经知道这小伙子是个辅导员,进楼来有要紧的学生工作,因此没有打断他的思路。

  陆秉城上了楼,在405室门口停了下来。已过黄昏,但走廊里还没开灯。门紧紧关着,他在门口静静地站了片刻,终于轻轻叩门。门开出一条缝,露出筱静的脸。

  “陆老师好。”

  “她怎么样了?”陆秉城没有急着进门,只轻声地问。

  “时好时坏的,有时候,思路清晰,和以前一样,比谁都明白,但一转眼,又开始说那些怪里怪气的话。”筱静也尽量压低了声音。

  “是陆老师又来了吗?筱静,怎么不让陆老师进来说话呢?”一个清澈的女声从宿舍里飘出来。

  宿舍窗边,蒋育虹穿着淡绿格子的睡衣,懒懒地坐着,侧着脸望向窗外,缓缓地梳理着快长到肩头的乌发,一双苍白的小手现出青筋。陆秉城微微闭上眼,脑海中现出不久前的蒋育虹,一个齐耳短发、面色红润、朝气蓬勃的女孩子,不过一个月的功夫,就如同换了个人样。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蒋育虹的目光仍注视着窗外,并未因为陆秉城的到来而转身,梳头的动作越来越缓慢,仿佛要将千丝万缕的细发一一理过。陆秉城心有所触:“她入学来一向思想进步,勤俭朴素,哪里突然学来这么重的小资情调?”

  “陆老师,听说您也是本校毕业的,请问是哪一级哪一届呢?”蒋育虹的问话里听不出一点病态。

  陆秉城未多思索,说道:“我是1965年入的学。”

  蒋育虹娇小的身躯微微一震,转过身,现出更苍白的小脸来:“巧了……那么,您一定听说过‘月光’。”

  陆秉城两道浓黑的眉毛锁得更紧,心想:“这是个什么问题?她在说疯话了。”他嘴上却应付说:“‘月光’么?不但听说过,也经常看到啊?这两天天阴,当然看不见,晴天的晚上,自然常有美好的月光。”

  蒋育虹放下了梳理长发的手,诧异道:“您是真不知道吗?我以为那时候的学生,人人都听说过‘月光’呢。陆老师,你们那时候的学校生活是怎么样的呢?我很想知道呢,要是能亲身经历一下就更好了。”

  “疯话,胡话。”陆秉城的心在往下沉,感觉在失去这个女学生。他的眼光忽然落在蒋育虹梳罢长发的手上--那手中紧握着一把多排齿的梳子,梳子背面缀着数十颗小宝石,有些乌黑,有些血红,宿舍里昏暗的低度白炽灯照来,仍射出千万星刺眼的光芒。

  筱静在一旁见陆秉城略有失态,心想:“也难怪,陆老师怎么会想到蒋育虹用这么贵重的梳子,上周我初见时,也不知是个什么惊异的样子呢。”

  “你这梳子……”陆秉城不知该怎么说。

  “很好看是吗?看这些宝石,红与黑,我常常盯着看,不知为什么,越看越觉得惊心动魄。……是贵重了些,但还算不上生活腐朽吧?”蒋育虹的眼光直直望向陆秉城。

  “没关系的,你好好休息吧,不要顾虑太多。”陆秉城匆匆告辞。

  筱静跟了出来,默默送陆秉城到了楼梯口,陆秉城忽然开口道:“你们帮着蒋育虹收拾一下换洗衣物……今天上午,为她会诊的专家一致作出了决定,要她住院,我虽然一百个不情愿,但校学生处来的压力大,我只好顺从。”

  筱静的眼圈登时红了:“是精神病总院吗?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要走这一步。”

  陆秉城长叹一声:“还是为了她好。”

  “陆老师,为什么让我住在这里?”

  也许是因为身着了白色病号服,蒋育虹比一个月前更显得苍白。她的头发又长了不少,有一缕垂在腮旁,消瘦的脸儿更见憔悴。

  这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。听说白色是天堂的颜色,这长长的寂静走廊,让人心生肃寂。

  筱静含泪送蒋育虹住进市精神病总院后,也度过了郁郁的一个月,仿佛住院的倒是自己。这天,辅导员陆秉城叫上她和本班班长、团支部书记,四人骑车到医院来探视。此刻,蒋育虹这一问让筱静险险落下了眼泪,也让在场众人都有些心酸。陆秉城看了一眼陪同他们的主治医师徐海亭,徐海亭和他目光相对,却并不开言,仿佛在说:“我可不知该怎么对她说,爱莫能助。”陆秉城只好说:“是系里和学校的决定,希望早期的治疗能帮助你克服思想上的障碍,徐医生已经和我谈过,你已经有了进步,再观察一段时间,就能出院。”

  蒋育虹垂下眼,轻声说:“我理解系里和学校的决定,一定会好好养病,和徐医生认真合作,解开思想上的疙瘩,争取早日回到同学们中间。”

  这番话冷静说来,全不像出自一位精神病人。筱静轻声向陆秉城乞求道:“陆老师,咱们回去和系里好好说说,尽快接育虹回来吧。徐医生,您看育虹不是很清楚了吗?还有继续在这儿呆下去的必要吗?”

  徐海亭道:“明天我们科里就会有个评估会,我会尽快将结果通知学校。”

  陆秉城说:“那就多劳大夫们费心了。”

  就在筱静心情转好的一刻,蒋育虹忽然又开口,声调里透出一丝冷意:“我有个很大的思想疙瘩,还需要问问陆老师:您真的没听说过‘月光’吗?”

  陆秉城本以为蒋育虹的病情果真大有起色,此刻失望地看了徐海亭一眼,仿佛在说:“怎么还这样?进展在哪里?”

  徐海亭双眼看定了蒋育虹,温声问道:“育虹,告诉我,这‘月光’是什么?真的是晚上的月光,还是某个人,某件事,和月光有关?”

  蒋育虹的目光却游移在外,双眉微蹙:“我如果知道,哪里还会四处询问?”

  陆秉城轻叹一声:“小蒋,你好好休息吧,不要想太多。同学们都盼着你早日康复呢。”

  更失望的是筱静,不知多久才能在宿舍里再次听见蒋育虹的欢声笑语。她努力抑制住暗涌来的感伤,柔声道:“育虹,我去‘五坊居’买了些你爱吃的五香鸭胗和豆腐乳,放在护士那里了,你别忘了问她们要了吃。等你回来,我们恢复老习惯,每周末去逛北京大道,好不好?”

  蒋育虹苍白的脸上又绽开笑颜:“怎么不好?我等不及了呢。”这一笑又让众人迷惑了:她哪里像有病的样子?只听她又问:“说到北京大道,我在这里过得没日没夜的,今天是几号了?我出院后,能赶上市里在北京大道的七一大游行吗?”

  筱静笑着说:“今天才六月十四,你和徐医生好好合作治疗,准赶得上庆祝党的生日大游行的热闹。”

  蒋育虹脸色陡然一变:“真的是六月十四?谢天谢地,你们今天来了,否则就糟了。”她的眼神中透出少见的惊恐万状之色,呼吸似乎也有些急促。

  徐海亭看出不妙,不失时机地问道:“小蒋,什么要糟了?你能告诉我吗?”

  “不能。”蒋育虹的回答似乎不留余地。

  陆秉城又望了徐海亭一眼,仿佛在说:“看来她的病情还很严重,莫说不可能七一前出院,只怕要挨过整个夏天。”

  蒋育虹又冷冷地说:“陆老师、徐医生,你们能不能和班长他们一起回避一下,我有很要紧的话和筱静说。”一旁的团支书冒冒失失地插嘴道:“小蒋,你如果有什么思想问题,组织上也可以帮助,不要搞个人小团体主义。”蒋育虹冷笑道:“事关生死的大事,能随便说给你听吗?”

  徐海亭和陆秉城飞快交换了眼色,挥手示意班长和团支书随他们一起离开探视病房,随手关上门。隔着玻璃窗,只见蒋育虹神紧张地握住筱静的手,激动地在说着什么,说着,泪水竟滑落脸旁。筱静显然无比惶惑,一个劲地点头。

  约莫十分钟后,筱静木然地走出探视病房,陆秉城和团支书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她对你说了什么?”

  筱静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,忽然,一阵“砰砰”之声大作,众人回头看时,正是蒋育虹扑到了窗边,用力拍打着有机玻璃。两个护士飞快赶来一左一右拽住了她,她仍是隔着窗大声吼叫。筱静凄凄然望去,蒋育虹也停了躁动,泪水仍挂在脸上。两人互视片刻,蒋育虹缓缓摇了摇头,筱静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蒋育虹被带走后,徐海亭说:“小筱,为了蒋育虹的尽快康复,希望你不要对我隐瞒什么,有什么话可以告诉我,我甚至可以向你们学校保密,陆老师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  筱静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说:“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。她说……我是她最好的朋友,她……希望能再看到我。”

  熄灯号吹过后,筱静已是连续第二晚辗转反侧。昨天蒋育虹声泪俱下时说的话历历在耳,她至今半信半疑。明天,精神病总院、系党委和学生科又要对自己进行“三堂会审”,可是自己向蒋育虹发了誓,决不将那些话说给第三个人听……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?

  窗外的月光皎洁如雪,筱静因为失眠,此刻脑中更是胡思一片:蒋育虹说的那个“月光”到底是什么?这外面的月光很美啊,怎么让一个开朗活泼的蒋育虹就这么变成了另一个人?

  “丁铃铃……”床头的小闹钟忽然响了起来。筱静诧异地打起手电,闹钟的时针指着12点整。她心里一阵发寒:这是怎么回事儿?自己什么时候把闹钟定在了午夜?

  她既而感到一丝丝绝望:难道……难道蒋育虹说的都是真的?

  一阵风忽然吹来,将宿舍大敞着的窗子吹得支支亚亚地响。风吹入蚊帐中,筱静的全身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:这夏晚的风怎么这么寒!

  她披衣而起,下床去关窗,但她走到窗前,脚步又似凝在了地上。

  一支抒缓恬静的小提琴曲从窗外飘来,回荡在清澈的月光里,筱静似乎倦意一扫而去,身周的一切变得透明干净,昨日的烦恼,明日的不安,都随着琴曲消散了。这样美好的感受,能留到永远才好。

  美好的永远不是每个人都孜孜以求的归宿么?

  窗下似乎就是那美好的永远。

  在筱静跃下窗台的一瞬,她才又想起蒋育虹的叮嘱,但已经晚了。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,但已挽不回消逝的青春。


Tags:碎脸 鬼古女

很赞哦! ()

上一篇:角落的眼神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文章评论

 以下是对 [碎脸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短篇鬼故事:10401篇
  • 长篇鬼故事:1525篇
  • 校园鬼故事:2214篇
  • 医院鬼故事:587篇
  • 民间鬼故事:3873篇
  • 家里鬼故事:1597篇
  • 真实灵异事件:697篇
  • 关于我们:4篇
  • 网站公告:1篇